當前位置: > 法治新聞 > 法治時訊 >

"女魔頭"勞榮枝案一審將再開庭

2021年09月07日09:40        李哲      免費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紅星新聞記者從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處獲悉,備受關注的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綁架、搶劫等罪一案將于9月9日上午9點再次開庭,法院已將開庭公告張貼在法院門口的公示欄。

 
  合肥被害人小木匠陸某的妻子朱大紅的法援律師劉靜潔告訴紅星新聞,她已收到法院再次開庭的通知,并將開庭消息告知朱大紅。朱大紅得知開庭消息后,準備請假前往南昌參加庭審,希望法院能嚴懲勞榮枝,判處勞榮枝死刑。
  勞榮枝的二哥勞先生得知勞榮枝一案將要開庭后,表示家屬一定會前往南昌,將希望能見到勞榮枝,希望法院能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勞先生認為勞榮枝系被法子英脅迫,并一直希望家屬能委托律師代理勞榮枝一案。
 
  據2020年12月22日南昌中院發布消息,被告人勞榮枝涉嫌犯故意殺人、綁架、搶劫等罪一案經過2天的公開開庭審理,至12月22日17時36分庭審結束,法庭宣布休庭,將另行擇期宣判。
 
  ↑庭審現場
 
  在庭審中,南昌市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勞榮枝涉四起犯罪事實,分別是: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溫州市、江蘇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與法子英(另案處理)共同實施故意殺人、綁架及搶劫犯罪。其中在江蘇省常州市的犯罪事實為檢察機關在介入偵查引導取證階段發現的原偵查機關未認定的犯罪事實。
 
  南昌市檢察院公訴意見書認為,被告人勞榮枝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后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其主觀惡性極深,應當承擔故意殺人罪、綁架罪、搶劫罪相應刑事責任。
 
  對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勞榮枝及其辯護人對所涉搶劫、綁架罪的犯罪事實未作過多辯解,但否認致被害人死亡的情節,否認檢察機關故意殺人的指控。
 
  勞榮枝辯解稱,“是受法子英脅迫,一直想分手沒有分成,害怕他報復我的家人”“當年我21歲,還不滿22歲”“一時糊涂”等。
 
  紅星新聞記者在第一次開庭期間全程旁聽此案,2020年12月22日,前來參與庭審的被害人之一熊某的弟弟熊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些年來熊某一家的慘遭殺害對其家人傷害巨大,希望法院能判處勞榮枝死刑。
 
  此前報道
 
  勞榮枝案庭審結束將擇期宣判被害人家屬:希望判處死刑
  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綁架、搶劫罪案一審庭審結束,將另行擇期宣判。勞榮枝在庭審中稱,自己在外逃亡時和別人相處很好;她在廈門的一段時間一直和一名男性住在一起,男方也不讓她工作;她被抓前的男友也是她的老板,她每天到男友的鐘表店上班。勞榮枝稱她逃亡的20年來,除了炒股、辨別方向不對,從來沒有做過錯事。
 
  經過兩天的公開開庭審理,備受關注的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綁架、搶劫罪一案于12月22日下午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庭審結束,法院宣布休庭,將另行擇期宣判。
 
  紅星新聞記者全程旁聽此案,在該案刑事部分辯論期間,控辯雙方均就勞榮枝是否犯故意殺人罪,其搶劫罪是否有致人死亡、入室搶劫的加重行為,綁架罪是否存在致人死亡的加重行為進行了辯論。
 
  22日,前來參與庭審的被害人之一熊某的弟弟熊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是看到新聞后才知道勞榮枝落網且案件會公開審理,這些年來熊某一家的慘遭殺害對其家人傷害巨大,希望法院能判處勞榮枝死刑。
 
  檢察院指控其犯故意殺人罪,“主觀惡意極強”
 
  在22日下午的庭審過程中,法院調查階段結束,進入了法庭辯論階段。檢方指控,勞榮枝伙同其男友連續實施犯罪,犯罪事實清楚,四起案件均由兩人共同實施,兩人均系主犯,作案分工明確,兩人共同商議作案對象、地點等,且常州案證人劉華證言直接印證,兩人實施犯罪時,均對被害人進行死亡威脅。
 
  ↑庭審現場
 
  檢方指出,勞榮枝在被審時說“殺人的事情主要是法子英干的”、“我們只是分工”、“點一把火燒了”等言論,均反應勞榮枝有明顯的犯罪故意,每次犯罪后,勞榮枝都攜帶謀取的巨額財富獨自先行潛逃,這證明勞榮枝有無數次逃離的機會,勞榮枝稱其被法子英脅迫的辯解不合常理,所得非法財產也是由兩人共同揮霍。
 
  檢方還指出,勞榮枝的多項辯解不成立,她一邊說法子英逼她做飯洗衣服,一邊又說法子英會給她洗衣做飯;一邊說自己不用靠搶劫能工作和生活,一邊與法子英共同生活三年共同犯罪;一邊稱自己和法子英心照不宣,一邊又說不知道法子英殺人;一邊說自己同情弱者,不會捆綁女性,一邊又在溫州案中說只關心法子英不擔心其他兩人;一邊在作案時積極銷毀指紋證據,一邊又說自己是被脅迫不屑于犯罪;一邊說自己從來不會說謊,一邊在四起案件中和逃亡生活中欺騙他人。
 
  ↑被害人熊某弟弟說,這些年來哥哥一家慘遭殺害對其家人傷害巨大
 
  在1996年南昌案中,勞榮枝辯解自己離開時熊某還活著,熊某的死亡時間是下午且被分尸,分尸的時間很長,在時間上勞榮枝有可能在場。勞榮枝供述中稱自己提出剪電話線和縱火,與她不屑于犯罪的辯解,檢方認為不合常理。
 
  檢方綜合分析了勞榮枝在合肥案中的犯罪行為。勞榮枝供述她明知法子英說要殺一個給殷某看,勞榮枝還是去購買了舊冰箱,和法子英一起挪動裝有成塊尸體的陸某;法子英落網后,在1999年7月24日第一份供述中編造了一個故事,直到4天后房東在出租屋發現尸體報案,給勞榮枝4天的逃亡時間;法子英3次交待勞榮枝殺掉殷某與勞榮枝供述一致,以及勞榮枝親筆寫下的“他的同伙會讓我比剛才那個人死得還快”的字條,證明勞榮枝主觀惡性極大;法子英在被審訊回避是否殺害殷某以及殷某被勒死的死亡方式,不符合法子英的殺人方式更符合女性的犯罪手段。多項證據證明勞榮枝和法子英均系主犯,殷某被勞榮枝殺害,應予以認定勞榮枝犯故意殺人罪。
 
  檢方認為,勞榮枝伙同法子英實施多起犯罪,致人死亡,應認定其犯有搶劫罪、且具有致人死亡、入室搶劫的加重行為;犯綁架罪且存在致人死亡的加重行為;而在合肥案中,勞榮枝犯故意殺人罪、綁架罪。勞榮枝犯罪的后果極其嚴重、主觀惡意極強、社會危害性極大;勞榮枝受過良好的教育,她沒有抵御誘惑、希望通過捷徑獲得大量財富,應對自己的行為承擔一定的責任,數罪并罰,應予以嚴懲。
 
  受害者律師:勞榮枝有強大的意識和非凡的表演才能
 
  庭審中,合肥案被害人陸某妻子朱大紅要求嚴懲犯罪,對勞榮枝從重處罰,并要求勞榮枝賠償喪葬費、生活費等共計134余萬元。
 
  朱大紅的法律援助律師劉靜潔指出,勞榮枝伙同法子英犯罪導致陸某死亡,法子英伏法后陸某的家屬未獲得一分賠償。陸某的去世后意味著家中的頂梁柱也塌了,陸家一度陷入絕境。
 
  ↑朱大紅法律援助律師劉靜潔接受媒體采訪
 
  劉靜潔認為,勞榮枝有強大的意識和非凡的表演才能,以其柔弱的表現欺騙所有人,勞榮枝在法庭里聲淚俱下說自己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但當她養著狗,學鋼琴、畫畫時,未曾想到在貧困中掙扎的朱大紅及其家人。且目前勞榮枝能賠償的只有她被抓前的3萬元積蓄,希望勞榮枝能拿出更多賠償。
 
  勞榮枝表示她盡其所能賠償,但她的賠償能力有限。勞榮枝的辯護人則認為,陸某由法子英殺害,勞榮枝沒有直接參與殺人,與陸某的死沒有直接因果關系,不應承擔責任;即使法院認定陸某的死勞榮枝也有一定責任,原告提出的醫療費、交通費等沒有實際發生,應只承擔喪葬費和與喪葬費有關的費用。
 
  對于該起案件中另一名死者殷某,勞榮枝稱對方是合肥坐臺后第一個聯系她的,不是她物色的對象,她知道殷某沒有多少錢,“如果由我實施、策劃,我會選擇老板,不會找殷某。”
 
  勞榮枝承認搶劫罪、綁架罪不認可故意殺人罪
 
  勞榮枝的辯護律師認為,檢方指控的部分事實存在瑕疵,缺乏相關證據的佐證;在合肥案中,勞榮枝未承認購買冰箱,她在此案件中只存在綁架行為,且法子英案合肥法院的兩個判決均認定殷某系法子英所殺;其認可勞榮枝犯搶劫罪、綁架罪,但認為除被害人陸某以外,均是法子英在勞榮枝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被害人殺害,勞榮枝的犯罪行為不具有致人死亡的加重情節;在量刑方面,勞榮枝有悔罪的表現,且愿意賠償被害人的損失,希望法院能從輕處罰。
 
  ↑南昌市中院
 
  在法庭辯論期間,面對檢察院的指控,勞榮枝將聲音提高了一些,“我不認可公訴人指控的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綁架罪我承認。”
 
  她再次強調自己是在法子英的脅迫下才參與作案,她也是受害者而不是得利者;她在和法子英生活期間被法子英控制、脅迫,導致多次墮胎,她36歲的時候確診患有宮頸癌與死神擦肩而過、被打頭骨凹陷等;非法所得財產也是由她暫時保管,在部分案件中只是配合法子英,且殺人的犯罪后果她均未預見。
 
  勞榮枝還稱,自己在外逃亡時和別人相處很好;她在廈門的一段時間一直和一名男性住在一起,男方也不讓她工作;她被抓前的男友也是她的老板,她每天到男友的鐘表店上班。勞榮枝稱她逃亡的20年來,除了炒股、辨別方向不對,從來沒有做過錯事。
 
  勞榮枝聲淚俱下地拿著手稿進行最后陳述后,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布休庭,將另行擇期宣判。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新聞首頁頭條推薦: 9月新規來了!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推薦律師
新聞排行榜
立法律界評論時訊
視頻推薦
視覺焦點
每日推薦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