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法治新聞 > 今日話題 >

暗訪房本辦理:跑辦事大廳歷時44天,找黃牛一天辦完

2021年09月06日15:02        李哲      免費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房產是百姓最重要的資產,辦理不動產登記更是事關民生的大事。然而,在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集寧區,有的群眾自己到不動產登記大廳,跑了4趟,歷時44天才拿到房本;但有的人找“黃牛”代辦,花500元后竟能在1天內“神速”出證。不動產登記亂象,折騰了群眾,破壞了公平,影響了政府公信力。

 
  根據群眾在國務院“互聯網+督查”平臺反映的問題線索,國務院第八次大督查第五督查組赴集寧區暗訪發現,當地不動產登記中心存在辦證效率低時間長、工作人員涉嫌與“黃牛”勾結不當牟利等問題。
 
  群眾叫苦:三番五次跑,只因沒交“代辦費”?
 
  為解決社會反映強烈的不動產登記耗時長、辦理難問題,2019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壓縮不動產登記辦理時間的通知》,明確提出到2020年底前,全國所有市縣不動產登記的一般登記、抵押登記業務辦理時間力爭全部壓縮至5個工作日以內。內蒙古自治區2020年6月發布文件明確,一般轉移登記、抵押登記辦理時限壓縮至5個工作日內。
 
  督查組來到集寧區不動產登記中心暗訪,該中心多名工作人員表示,由于辦證人多,最快也要10到15天才能領到證。在發證窗口,恰有一位女士來領證,被工作人員告知證件還沒制好,下周再來一趟。“不是說5個工作日嗎?已經20多天了,到底什么時候能領?”這位女士十分無奈。
  烏蘭察布市集寧區不動產登記中心。新華社記者攝
 
  在與辦事群眾隨機訪談的過程中,一位市民告訴記者,他于7月12日到集寧區不動產登記中心辦證,工作人員表示5個工作日后來拿證。他先后于7月19日、7月23日前往不動產登記中心,卻均被告知“證還沒印好,下周再來看看”。在此期間,他多次致電登記中心詢問辦理進度,都未得到明確答復。8月24日,他第四次前往該中心,終于領回不動產證,但制證日期卻寫著“7月20日”。
 
  這位市民說,當時和他一同辦證的鄰居們早在一個月前就接二連三地往業主群里曬證件了。“后來我得知,這些鄰居都是通過一個‘黃牛’交了錢才拿到證的。”他氣憤地表示,難道是因為沒交所謂的“代辦費”,才導致自己44天跑了4趟?
 
  是誰為“黃牛”插隊辦理開辟“綠色通道”?
 
  在現場,三位未領到證的群眾聚在一起商量找“黃牛”辦理。暗訪人員詢問得知,集寧區不動產登記中心附近的打印店、地產中介門店都提供所謂“代辦服務”。
  集寧區不動產登記中心附近一家提供“代辦服務”的店鋪。新華社記者攝
 
  記者跟隨督查組隨機走訪三家店鋪,發現門口均掛著“代辦”招牌。店老板表示,代辦不動產證需收取500到1000元的“代辦費”或“加急費”。
 
  經過討價還價,代辦費用確定為500元。店老板底氣十足地說:“肯定不會有問題,我很快就能辦完,明后天就可以把證郵寄給你!”當暗訪人員詢問500元費用花在哪里時,這位代辦人明確表示:“我自己只留100元,剩下的都給大廳里面的人。”
 
  得到如此肯定的答復,兩位辦事群眾在暗訪人員的陪同下交了500元錢的“加急費”,然后房產中介老板當著暗訪人員的面,和一個被稱為“李姐”的人聯系起來。
 
  在“李姐”的幫助下,兩位辦事群眾在第二天下午就拿到了房產證。
 
  效率不高,監管不強,相關問題需嚴查到底
 
  在掌握相關證據后,督查組在烏蘭察布市由暗訪轉為明察,發現今年7月以來,僅集寧區就有900余件不動產登記事項辦理用時超過5個工作日,個別事項耗時近2個月。
  暗訪轉為明察后,督查組在集寧區不動產登記中心查閱有關數據。新華社記者攝
 
  9月1日,國務院第八次大督查第五督查組組長、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劉煥鑫約談了內蒙古自治區自然資源廳、住房城鄉建設廳和烏蘭察布市有關負責同志,要求以點帶面舉一反三抓好排查整改,切實解決群眾辦證難、辦事難問題,確保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重要決策部署貫徹落實到位。
 
  根據督查組指出的問題和群眾反映的情況,烏蘭察布市有關負責同志表示全面認領、深刻反思、認真檢討,對相關問題進行整改,依法依規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據了解,集寧區已于9月2日前將7月至8月積壓的符合條件的不動產登記業務912件全部辦結。此外,記者從烏蘭察布市紀委監委了解到,烏蘭察布市自然資源局集寧區分局黨組成員、不動產登記中心主任周雅卿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目前,內蒙古自治區已在全區范圍內對不動產登記耗時長、辦事人員和“黃牛”勾結牟利等問題開展摸排核查,并對相關單位和責任人開展追責問責。
 
  延伸閱讀:
 
  正廳級干部竟是“黑老大”!全家瘋狂斂財上百億,房產2714套!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位于遼寧省大連市莊河的一個私家山莊,綠樹紅墻、白鷺飛舞,而山莊的主人因涉黑犯罪已經鋃鐺入獄。
 
  這個山莊,僅僅是該案涉黑資產的冰山一角,整個涉黑組織被查封的房產多達2714套,總面積達43.3萬平方米。
 
  什么人能夠聚斂下如此驚人的財產呢?
 
  徐長元,大連金州新區管委會原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曾任遼寧省莊河市市長,瓦房店市市長、市委書記,金州區委書記。
 
  徐長元出生于1955年11月,一直在大連工作,曾任莊河市長,瓦房店市長、市委書記,長興島經開區黨工委書記,金州區委書記等職,2008年5月晉升正廳級,2015年11月退休。
 
  2018年7月,徐長元被查,次年1月被開除黨籍。通報顯示,除了涉嫌受賄、貪污、挪用公款、濫用職權,他還存在涉及黑惡性質組織問題。
 
  2020年9月,徐長元等24人涉黑案在大連中院一審宣判。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詐騙罪等十余項罪名,這名曾風光無限的正廳級干部被判處無期徒刑,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法院經審理查明,在徐長元的領導、指點和縱容下,依靠徐長元的政治地位,1996年起逐漸形成了家族式的具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他們盤踞大連地區十余年,攫取經濟利益數額特別巨大,欺壓殘害百姓情節特別惡劣。
 
  遼寧省紀委監委第十紀檢監察室主任任振波:
 
  他的足跡走到哪里,家族的勢力就滲透到哪里,家族的企業就跟隨到哪里。
 
  以官養商、以黑護商
 
  徐氏家族企業涉黑資產超百億元
 
  “數額特別巨大”到底有多大?
 
  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案涉案金額高達百億,僅被查封房產就有2714套,總面積達43.3萬平方米。
 
  除房產外,還有土地、債權、高檔轎車、進口紅酒等。
 
  涉案土地有40多宗,總面積達35萬平方米;對外債權更是達60多億元人民幣。
 
  徐長元以權力為杠桿撬動家族企業大肆攫取“黑財”。
 
  比如,在大連市甘井子區一個拆遷項目中,通過徐長元的干預,徐氏兄弟“空手套白狼”,僅憑一紙合同,就從甘井子區政府賺取了5個億的補償款。
 
  以官養商的同時,徐氏家族還以黑護商,其“黑財”沾滿血腥。在暴力討債過程中,有的被害人被挑斷了腳筋,有人被逼自己砍斷手指,還有人被非法拘禁、墜車后遭碾壓死亡。
 
  徐長元雖未出面施惡施暴,卻充當了徐家涉黑涉惡的“保護傘”。五弟徐長寶因涉黑問題遭到群眾舉報后,徐長元親自上陣,出面平息事端。
 
  此案涉案財產數量大、種類多,給界定、追繳帶來了極大難度。
 
  徐氏家族以企業作為包裝,用企業行為把聚斂的“黑財”合法化,使這起案件的斂財手法也極為隱蔽和復雜。
 
  徐氏家族企業包括了物流公司、典當公司、房地產開發公司、期貨基金等20多家公司,通過20多年的經營,已經是黑中有白、白中帶黑。
 
  “當官不能發財,發財就不能當官,兩項不能夠兼得。既想當官,又想發財,那就和我一樣,非得出事不行。”面對鏡頭,徐長元悔悟道。
 
  諷刺的是,人后領導黑社會組織狂斂“黑財”的徐長元,平時總是展現出清廉的假面。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披露,其在職期間,一面號召干部要在弘揚正氣、清正廉潔上做表率;一面卻大搞權錢交易,單在干部選拔任用、企業經營等方面收受的財物就達到9400多萬元。
 
  在生活中,徐長元也是極度奢靡,自2008年以來,每年農歷正月期間,他都會組織聚會,大宴親朋。春節持續幾天,高檔菜肴,美酒禮花,顯要的大老板、社會官員和各界名流可以到他家去吃飯。
 
  該組織還向政治領域持續滲透,除徐長元本人長期擔任領導職務外,還有多名家族成員擔任過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人不能把錢帶走,錢卻能把人帶走。”徐長元在獄中懺悔說,“我母親走的時候,拉著我的手說,你一定要照顧好你的弟弟妹妹。我現在不但沒有兌現對母親的承諾,把他們都領進了監獄。”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新聞首頁頭條推薦: 9月新規來了!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推薦律師
新聞排行榜
立法律界評論時訊
視頻推薦
視覺焦點
每日推薦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